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
第154章 古早修仙文里的女配06 ……

作者:富春江南岸本书字数:K更新时间:
    海秋荻边走边思索,想起练气三层的张静可以放出木元素为链条,捆缚住阿芽,轻易把人提起来后摔落在地。


    论实情,这个摔人的举动……海秋荻也能做,但是……凭空无借力做到摔人,除非修练到武者后天境界,体外御真气。


    她又想起御天寿可以御空行舟……


    【冷静……不要自乱阵脚,更不能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。】


    正焦虑时,一阵风送来袅袅琴声。


    海秋荻闻声而寻,四下望去,周遭楼宇已经是紐春园的后院,根本不见弹琴者的踪迹。


    忽得,她心头微动,顺脑海想的方向,以“空间缩”锁定琴声来向。


    凝神聚目间,空间叠层,视线出紐春园的大围墙……她想也不想,直接跨步而去。


    海秋荻这一脚而去,都不知道从哪里到哪里,只觉得身处的环境灵力充沛,整个身体经络都在叫嚣渴望灵力。


    琴声入耳,连贯成语。


    海秋荻转身望去,一名无脸男子着一身古朴白衣坐在堂前,手抚一张七弦琴。


    她本被任盈盈教过不少琴技乐谱。


    此琴声入耳便觉飘飘渺渺,不知今夕何年,当是弹得极为不错。


    无脸男没有抬脸去看不请自来的人,依旧顾我地挑弦拨捻,漫漫琴音似流水而行。


    又听三个音,海秋荻的眼前多出两个白衣男……她摇下头,恍惚地看向双手,眼下十根手指已虚成二十多根,分明是中招。


    “你的……琴音……”


    “咚”得一声,人直接重重地摔在厅堂中央的地毯上。


    无脸男继续捻转琴弦,仰面时,双眸微合,似已沉浸在琴声刻画的山海。


    拨云见月,音长而阔,天下山河尽在转乘拨冗、长指轻弹之下。


    他谓之曰:琴音画山水。


    一曲作罢,音先生按住琴弦,撩眸看向堂中那躺着的女子,神情淡漠如水。


    **


    海秋荻醒来时,只觉得周身畅快无比。手抚在心口的位置,第一时间去探视心脏口的黄符。


    “不在了!?”


    她急忙下榻,环顾周遭场景。


    朱墙华宇,水晶珠帘成门,雕棱窗侧薄纱轻扬……她耳闻欢笑声从外传来,一时想躲又旋即呵笑:既已如此还躲什么,不如直接见真章。


    “哟,你醒了?音先生说你这会能醒,果然不假。哈哈哈……不错,不错,长得挺标致。”


    来人身披红锦缎、绿纱帛,头戴粉牡丹,微胖肤白的手里捏块白丹绢帕,一步一语间掀珠帘而来。


    她一双流转的眸里除精明外还有一缕柔软,到叫人放心许多。


    海秋荻“呃”了声,本吊起的心不知为何就落了地。


    概因有慕容秋荻的经历,对明玉楼这类营生的熟稔,倒不觉得拘谨。那一眼观人的直觉感也还在。


    “请问您……音先生是……”


    “呵呵,小妇人姓温,人称温娘。你也可以和姑娘们一样,喊我温麽麽。音先生乃是我们霏香楼的琴师,他出面保你,谁都不敢动你。呵呵……你啊,安心待在这。


    音先生说了,日后给他打打下手,替他背背琴就行。


    对了,你饿了吧?我喊人给你送些吃食。”温娘自来熟地说一串话和安排,耳闻房外传来吵闹声,又道,“你先待在这,哪里都别去啊。”


    海秋荻见她甩帕子扭腰肢离去,倒是生出几分亲切。她摇下头,旋即察觉到外头的声音有些熟悉,毅然往房外走去。


    刚上楼道,身后传来一道空若神明的清雅声。


    音先生瞧向那道背影,淡色道:“我建议你留在房里,哪里都别去。”


    海秋荻转过身,凝神去看:这人分明有脸,却在空间缩的凝视下呈现无脸状态。她撤去眼里的空间缩,见他单手背后跨入她刚走出来的卧房,继而也跟进去。


    “你……帮我拿掉体内的黄符?”海秋荻迟疑问道。


    音先生撩眸看过去,转而坐在桌前,伸手拿过水壶到一杯水。


    那双手十分修长清隽,若是女子好看的手能比作葱根,那么音先生这双弹琴的手可谓是不粗不细的青竹,骨节分明而有神,肤质干净而有光,当称之为完美。


    比起探究他的容貌,海秋荻第一次因一双手而发会呆。


    “坐。”音先生放杯茶盏至对面。那双好看的手就垂在桌下被掩去。


    海秋荻回过神,不由自主顺他的话坐到对面,旋即有些懊恼。


    【这人怎么回事?声音、长相都好奇怪。】


    “多谢你帮我,我……”


    “会弹琴吗?”音先生说完,轻若浮云的目光落在她的脸面却又似透过她望向远方。


    海秋荻忍不住回身去看后面的屏风,上面画得是“一江春水向东流,泛舟江海寄余生”。她转回头,张下口才缓缓道:“会一点。”


    【这人好强大的气场,明明静若处子,却会令人不由自主顺他的气度而行,而且他这说话的神情是怎么回事?你觉得像是朋友交谈,又像是毫无人情的不客气。】


    “那便好。”音先生的话说完,扬手一拂散出一道灵场。


    海秋荻虽没到他这个境界,但也察觉到环境里有些许特别。


    何况,在昏迷前,她确实感受过蓬勃的灵力。


    “先生这是……”


    “一只筑基期的蚊子罢了。你用过膳后来山水阁,我在那等你。”音先生站起来,打算离开。


    海秋荻急忙道:“等等……若是御天寿是蚊子,那先生定是修为比他高?可否请先生帮忙救出御府那些无辜的女孩?”


    音先生连停顿都没有,直接跨出卧室,款步而行。


    海秋荻追到门口,看着那若流云般的背影,心头掠过懊恼,旋即又释怀。


    【他这般的人物只怕是世外能人,若肯救人是机缘,不去救人只怕是性格使然。】


    温娘已经带一名端吃食的小姑娘上楼,向海秋荻道:“姑娘,不是喊你待屋子里吗?你快进去用饭。”


    海秋荻谢过两人,看着精美的饭食,好奇道:“温娘,刚刚楼下是?”


    “隔壁御府的御老爷说家里的女仆逃了,带人来搜。嗐,他可是远近闻名的大仙人,搜个人啊,听说用脑袋那么一扫就知道有没有。反正,他问过后就走了。”温娘挥退身后的小姑娘,坐在海秋荻的对面,见她慢慢地吃着,好奇问,“音先生可是这苏林城数一数二的先生,凭日会给魅儿跳舞时奏乐,其他时候从不亲近人。”


    海秋荻吃着饭食,听到这话回眸看她。“温娘何意?”


    “呵……我这么说,你怕是觉得音先生也没什么大不了。但是啊,御老爷至今没有抢走魅儿,就是怕音先生。你说,音先生厉不厉害?”温娘若有似无地看着她,意有所指道。


    海秋荻的眼睑微合,放下筷子,轻声笑道:“温娘的意思是音先生不惜和御老爷作对也肯保我,觉得我和音先生有什么首尾?”


    【我既已坦诚相对,温娘就该知道她要和谁作对。】


    “哎哎哎……我可没这意思。你想得美嘞,音先生那天仙般的人物……你再瞧自己……”温娘以眼神示意,轻咳声,“我只是觉得你可能是音先生的亲戚。不过说亲戚,那也是高攀,呵呵……说不过去的。你定是有什么过人的地方入了先生的眼。先生保你,我自是也要护着的。”


    海秋荻本该生气,倒是被她弄地笑出声。


    她轻松道:“温娘,我也不知道哪里得先生的青睐。他只说等我吃过饭后去山水阁寻他。”


    多得消息也没探听出来,温娘便也作罢,但她也知道这个女人是御府要找的人。


    【姑娘直言不讳,胆子也大,能从御府出来还敢这样做,不是蠢人就是有真本事。显然,她是后者。】


    她徐徐起身:“那我送姑娘过去……只是……”


    海秋荻顺她的目光看向周身黑裙,无奈道:“莫非音先生也和那御老爷一样,喜欢花里胡哨?”


    温娘直觉这话在指桑骂槐,便道:“算了算了,瞧来是好料子。走吧。”


    海秋荻便随温娘穿廊过道,入后园。


    她一路看过去,周围环境倒也还清爽。


    楼内女子路过两人时,都向温娘行礼。她们的举止大方而得体。


    “温娘,请问你这里是作何营生?”海秋荻有些好奇道。以她目光所见,这地方不像是古代青楼。


    “自是与人助兴。不过,我这不是普通腌臜楼,雅着呢。你瞧瞧这园林景致,不比御府差吧。”温娘回眸瞧她,笑道,“你若是年轻几岁,倒是能在我这有一番作为。”
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”海秋荻陪她一笑,权当笑话。


    两人穿廊过道,行到山水阁前。


    温娘在入口道:“你自个进去吧。音先生的住处,常人进不去。”


    这话意有所指。


    海秋荻见她毫无停留地转身而去,想起紐春园里的绾娘。


    这些古代娘子心眼子多得很,绾娘既然知道铜门后的男人会进浴池间,却不作陪,分明是存心搞事。以那日的谈话推测,绾娘不需要接班人,遂而有那么一出。绾娘不希望人从地下欢场里活着出来。


    此刻,海秋荻怀揣好奇和小心踏上台阶,凝目在门口时,探手过去被一层灵光挡住前路。


    她的手轻拍在灵光罩,目光诧异地看入内堂:“这是……结界!?”


    【咿,温娘那话的意思……分别以为我有什么特别的地方,才会被音先生看中,才会一再试探。】


    海秋荻沉吟再三,抚在心脏口处。【御天寿的黄符确已不在。如今面临是一场赌博,以那人那般的琴音……呵,一赌又何妨?】


    思及此,毅然用空间缩的能力穿过结界,踏进厅内。


    入目正是她此前昏迷前看到的地方,堂前正中依然坐着那位面目容色均十分寡淡的白衣男子。


    【这张脸一定是假脸。这地方……好浓的灵力啊。】


    音先生看她走近,伸手作请:“坐。”


    海秋荻本要坐他对面,想起来这是古代,看向侧面摆放一张七弦琴的案几……


    【莫不是叫我坐那?不管了。这地方灵力充沛,多待一会都能得点好处。】


    她走到琴案前端坐,转眼望向男人。


    音先生的目光落在他自身的案前,上面同样是一把琴。


    琴身漆黑,琴弦和琴徽色泽莹白,整体简洁而古朴,当是一把好琴。


    “既会弹琴,可识琴?”他侧眸问去。


    “略懂。”海秋荻有种被老师考问的感觉,刚想张口旧事重提,音先生又问了。


    “会何曲?”音先生再问。


    “《有……所思》”海秋荻想起与任盈盈间的纠


    <b>【当前章节不完整】</b>


    <b>【阅读完整章节请前往原站】</b>


    <b>aishu55.cc</b>


    <b>【退出畅读,阅读完整章节!】</b>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